怕你们太过认真,不得不特地加上双引号。对于我的人生,虽然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完成,但也对死亡的恐惧,渐渐削了弱。这不是一封真正的遗言,也不是一封全假的遗言。这封遗言,送给未来,送给不幸,送给至亲的人。我怕真正到来时,会来不及,提前做准备,在这世上留点痕迹。从懂事起,我仿佛一直在感谢。感谢我的父母,感谢我的哥哥,感谢那些帮助我的人。如果我离去,请接收我最后一句“谢谢”。感谢完了,再说遗憾。这一生没...

坐一次绿皮,经历24小时欣赏沿途1300公里的冬春风景。去一趟重庆,看最凹凸的建筑风格,坐最贯穿的动车,吃最地道的火锅。看一位朋友 - Chen,Wait for me.

新农村改造前,综合楼前面曾是一片篮球场,到冬天下雪时,可以积成厚厚的一片。在这篇空地上,成了我们冬天打雪仗的好地方,各队可以选一块地方造盾牌,成为自己的基地,然后在盾牌后捏雪球往敌对扔去。记得舅...

小时候经常玩一种鞭炮——摔炮,一使劲儿扔到地上就能炸开。舅舅想到了新玩法,就是抓一把摔炮从平台上扔下去,就能炸开一堆!

记得那天是中秋节,外太婆知道所有人要回来过节。她躺在床上,肚子胀的很大,两眼盯着墙上的时钟,一直到第二天凌晨,见到每个疼爱的小孩后,放心离去。